福州芳菲曼丽按摩会所
当前位置:福州上门按摩 > 按摩常识 >
他常常把给大家分剩下的粘牙糖悄悄地塞给我吃

我小时候住着的大院子前面,有一排白色的四层小楼房,里面生活着我们当地的部分官员。
 
小楼房的底商有一家小卖铺,附近的小孩子们经常齐聚到此买零食。夏天有1毛钱的冰袋和塑料纸包着的黑猫警长雪糕,以及呼市的蛋卷。冬天有棉花糖、粘牙糖、方块糖,以及小浣熊干吃面。
 
对于这些现在看来可以直接去买上1个月的,拿回家随便吃的零食。在当时想天天吃,那是不太可能的。我是两三天攒够一次钱,去消费一次。
 
大部分时间,我们都是站在小卖铺外面,看小楼房里的孩子们买了后在那边吃,我们咽馋嘴的唾沫。
 
小楼房里住着一个叫张文的孩子,是我们这些穷孩子们的福星。他经常会买好多的零食给我们吃,虽然年龄比我们小,但是我们都尊敬的称他为文哥。
 
他和我的关系非常好,常常把给大家分剩下的粘牙糖悄悄地塞给我吃。所以我的牙齿,至今都是里三层外三层,在任何场合都不敢张开嘴放声大笑。
 
我爱人每次亲完我都问:你的嘴和驴的有什么区别?
 
我都是挠挠头回答:它的嘴比我的大,它的牙比我的大,它的舌头估计能亲到你的肺。
 
张文的爸爸是我们当地一个乡里的办公室主任,经常能收到好多人送的礼物。
 
吃不了的,他妈妈就让张文拿给我们吃。
 
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穿的衣服,都是那种没有肩膀,似运动装般无比宽松的衣服。人家张文就开始穿黑西服和粉白色衬衣了。我们还都穿着白网球鞋上学,张文就已经有好几双小皮鞋了。那种黑色的,可以系鞋带的皮鞋。我们每天拿手在他的皮鞋上摸来摸去,很是羡慕。所以张文的皮鞋都是被我们摸的光亮光亮的,基本不要他妈妈给擦灰。

上一篇:再回忆起这段相亲我感觉自己真的会被雷劈

下一篇:我的记性很差竟会时常遗忘了自己从哪里出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