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州芳菲曼丽按摩会所
当前位置:福州上门按摩 > 按摩常识 >
我的记性很差竟会时常遗忘了自己从哪里出发

    我来的时候,她已经坐在原地很久了,像是等一个人。我不敢与她交流,她的眸深似一汪无边的海,蓝着,如一潭研了经久的墨,透着沁人心脾的香气,一种烈性着实的力穿透我涩涩的眼,不敢向她一瞥。我,一个人低着头,继续赶我的路。我许是一域风起之后的沙漠,与花花草草本是无缘,于寂静之后突如其来的一段绕梁撞了满怀。“嗨!我们一起走,看一处别有洞天,怎样?”她的语速快,如一串风儿击拍的铃,响着。这时,我,轻扬,与她仰视,醉人的蓝,迷人的蓝,胸前,一朵精巧的小梅花,点缀着她的左胸,一颤一颤,似揣着一个什么活物,那家伙又不乖巧,欲挣脱她的束缚。以后的许多时日,我皆不敢去想,怕自己乱了朝纲,可我读不过那一片汪洋.
 
    我曾经有过泅渡一段的历史,只是一条河,很浅,不宽。记得应该是五月,水有一些彻骨的寒,我当时应该是被一股什么风,吹到河的岸边,是赤着脚吗?衣衫褴褛,发,凌乱?还是不提吧。
 
    我伐寒酸之木为舟,无帆,只能尽量避险滩礁石,选择顺风,就撑起我的桃木伞的筋骨,力顶一片如梅的耀眼。那是临过雨巷诗人墨点的缘。上面字画一幅,是裴多菲的常青藤,绿着一树冬梅。我出生的地方,是她梦里萦绕的故乡吗?为何,我的浅蓝与她的海搭界?
 
    我胡思乱想之时,她推了我一把:“嗨,想什么呢,赶路!”
 
    再不能回头了,误了一场盛世桃花开,不求二度。舟,已经推开了波澜,涟漪一圈一圈交错着年轮。可我不敢与她同渡一舟,舟小,只允许两人相依相偎,在不可有第三个人挤进来,会翻船。
 
    一段路,雨相随。雨,是北国的沁园春,橘子洲头,可看碧海天蓝。只因相遇了你,我才猛顿,一个人的风景只是偏激,与你说过,胆小。梦,招惹了我,一把血淋漓的屠刀横在我的颈,上面依旧沾满猪血,未干的字迹,有过我曾经的默许,只要不伤及我身上那一根最软的肋骨,我可以再推,推你执刃挥舞的进程!
 
    这是我的前生,我的浮萍一梦。梦醒时分,你在,与我同舟共济。我续一段邂逅的前缘,与你梦里婵娟。我会是怜花惜草的浪子吗?你的的标志,你的胸襟,以及那一枚精致的别针,已经锁我千寻。我不求转世,只跪拜你的墨香,我是嫉妒过你的,因为我也是一介书生,执迷你的巧夺天工。为何,你的多维我会超赶不及?我面对你时,落过泪。因我的寒酸,我的不够伟岸,以及担心舟小,它的不遮风寒。却为你紧握的手,传达,今生不老的诺。我不会舍弃你纤手的体温,曾经的忽略不计,我晕了船。高烧不退,喊你的乳名。你递过来的孟婆汤,我一饮而尽,醒来,你温暖的怀里满满的承着是我落泪的惊喜!
 
    有时,许是乏力,我心不在焉,于你撕扯轻纱为幔,煨你我依偎的莲壁之时,我走了神,观了舟下张扬跳跃的鱼,已经为她一起举过头顶,顶礼膜拜的草,我知道,尽管很绿,却与你我的心境背道而驰。“嗨,天黑之前我们能赶到终点吗?!”你的疾呼,我已梦醒。
 
   我担心,我们这样赶路会伤及你的身体。轻舟之上,你把自己的那份能量大半给了我,那样你会病倒的。以后,我会格外疼你,准你的眉后,我一个人读来读去。你幔的围帐,可否刺绣了你的中指的蛊惑,要不,我不会这样娇羞,像一个多情的少年,怜你的怀。一日不见,恍若三秋。故,我序一篇文字,取海之蓝作衬的嫁衣,着四月芳菲伴娘,展开桃木之上的筋骨,缘画圆,无限。迎娶我心中美若天仙的娘子--------回家!

上一篇:他常常把给大家分剩下的粘牙糖悄悄地塞给我吃

下一篇:从年轻的热情活跃外显慢慢进入中年后变得含蓄稳重更有内涵